小屋文学

 

 

回头一笑,明月前身

—说陈曾寿《临江仙》

九叔

   
小屋经典
小屋文物
小屋文献
小屋诗词
小屋笔记
小屋故事
小屋信札
小屋画廊
小屋人物
小屋影集
小屋散文
小屋随笔

以禅家理趣入词的作品不多;而真能融禅心入词心,化慧悟为词境,「庶几水中之盐味,而非眼里之金屑」(钱钟书《谈艺录》三中语)者,尤为罕见。下面陈曾寿的一首《临江仙》词可称难得之作:

明月寺前明月夜,依然月色如银。明明明月是前身。回头成一笑,清冷几千春。    照彻大千清似水,也曾照彻微尘。莫将圆相换眉颦。人间三五夜,误了镜中人。

词前有小序云;「三月十六夜,梦至一寺,殿前广潭,月光皎洁。有人告予曰:『此明月寺也。』因成一词。醒后不全记,余味在心,足成之。」据此序,此词实为一首纪梦作,亦为一首梦中作。在清幽绝尘、非复人间的梦境中,全词笼罩着一层特别诱发人美感、引发人玄思的轻纱。

词的上半阕所展示者,为一禅寺前、月光下明净清冷的自然境界;而其所象喻者,则乃词人悟见此身为尘垢所翳蔽前心地通明、性灵澄澈的心灵境界,以及重返、重见此一境界时有会於心、豁然开朗的妙悟。起调「明月寺前明月夜,依然月色如银」两句,词境至美,而与禅机自然凑泊。此寺之为明月寺,此夜之为明月夜,此夜而梦至此寺前,似此月光泻地如银、令人尘虑都空之境,前此实未尝一见於人间,今夜固初见於梦里,而竞生景色「依然」、似曾相识的故地重来之感。词的第三句「明明明月是前身」,即由此而悟入。「明明」两字,出曹操《短歌行》「明明如月」句,亦可作「分明」解,与前句中「依然」两字暗相呼应;「明月是前身」,出司空图《诗品· 》「明月前身」句,并化用《释迦谱· 释迦四部名闻弟子谱第九》谓释尊弟子「劫前咸是明星朗月」意。此句偈示:今夜之梦至此寺、见此月色,其所以似若故地重来者,盖有宿缘、慧根在。此宿缘、慧根非他,即空明澄净如此夜圆月的心灵境界,在误入尘网前原本为我所固有,不待外求而得,斯乃我之「前身」。后面「回头成一笑,清冷几千春」两句,正为此深有所会之明心见性的慧悟。「一笑」,用《五灯会元》卷一《释迦牟尼佛》:「释尊在灵山会上,拈花示众。是时,众皆默然,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」典。而当此悟见宿因、回头一笑之际,乃知此不为尘染的明月之清光,固千春常照,亘古若斯。

词的下半阕,紧承前文。过片「照彻大千清似水,也曾照彻微尘」两句,言明月之遍照下土。「大千」,即三千大千世界,佛教语中为极其广袤的空间概念;「微尘」,佛教所称极其细小的物相。前一句中的「清似水」,则与上半阕末句中的「清冷」两相照应。以此两句与「清冷几千春」句合参:一就空间落想,言明月之八方普照,巨细无遗,一就时间运思,言明月之千古长照,无始无终,以见此明净澄澈之清光固长存、遍在於时、空之中。但此一片清光却又易为尘垢所翳,下句「莫将圆相换眉颦」,即就此而言。句中的「圆相」,可指圆明的月轮,也指圆明的心镜。钱钟书在《谈艺录· 补遗四· 说圆》中指出:「释书屡以十五夜满月喻正遍智」,并举《大乘本生心地观经· 发菩提心品》第十一曾「详论菩提心相如『圆满月轮於胸臆上明朗』。」此「莫将」句,就月言月,谓莫将此圆月换为眉月;以月喻心,则谓莫将此圆净明朗之慧心换为扰攘烦恼之尘心。而观照人间,彼劳劳众生,其心灵能保持圆明澄净而不为尘垢所翳者,实少而又少。词的结拍「人间三五夜,误了镜中人」两句,正是为此而发的感叹。同是圆月之夜,在此明月寺前,清光满照,明朗皎洁,了无渣滓,而人间此际,在七情六欲的牵引、名缰利锁的拘縻下,不知误了多少尘俗之人。末句中的「镜中人」,似出佛语的「镜中像」,即《说无垢称经· 观有情品》第七所云「菩萨观诸有情,如幻师观所幻事,如观水中月,观镜中像」。分明只是镜中像,更为尘垢重重翳蔽,迷失不返,其误实莫过於此,其可悲亦莫过於此。此一结拍,也许还有词人的自叹成份,可视作梦中之我悲惜人间之我,前身之我悲惜今世之我。

缪鉞《王静安与叔本华》一文中指出,王国维的词作中深含哲理,「又能造极美之意象以达之」;又在《王静安诗词述论》中称其能将哲理「融化於幽美的形象之中」。郭绍虞在《沧浪诗话校释》中则指出:「诗属形象思维,所以能从形象中说明事理。……形象思维的诗可以见仁见智,爱怎样看就怎样看,爱怎么用就怎么用,这就不是死在句下。这是理语所做不到的。」这首《临江仙》词正是境中见理,理藏境中,以极优美之意象表达极深邃之禅理,而词中所造之意象又有极丰富、极空灵的喻示涵义,使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又寻绎无穷之妙。

陈曾寿《旧月词》中的此类篇什呈现特异的色彩,有其特殊的思想和艺术魅力,在历代词作中为难得一见的瑶花异卉。叶恭绰在《广箧中词》卷三中称其词「门庑甚大,……并世殆罕俦匹,所谓文外独绝也」。朱孝臧则对此首《临江仙》词深为赏爱,赞为「古人未曾有之境」。

 

   
首页
目录
投稿
联系